2007/06/10

2.1 Fall With Me (上)

    加至書籤
  AUSTRALIA
週末,逛逛市集吧
by Shanna
苦難角受難記
by Alicia
 
 
  EUROPE 
德國的雞蛋
by tailuko
陪我一起暈眩
by Rick
李宜屏還是Betina Lee?
by Sisley
 
 
  N. AMERICA
去吧! 綠帽軍團!
by Ashley
陽光沙灘比基尼 - 聖地牙哥
by Jude

 
 
  Coming up next:
S. America, Asia & Photo Gallery!

下集: 南美&亞洲報導及六月份駐站攝影!

         



 ,





 















 

 

 


 


 

 


      



S
h
a
n
n
a





 

  下課回家,不會傳來媽媽的炒菜香或是與空氣同等重要的電視聲響,就算再餓再累,還是得自己來,孤單的感覺時常在不經意間延展開來。生活在國外,總是不比台灣高密集度的便利,市區的物價又高的嚇人,每逢週末才有的市集(Market)變成了大夥兒散步運動順便採購的好去處。

Market大多位在鄰近的郊區,搭車約10-20分的路程,販售的東西也各不相同,種類繁多,有二手跳蚤市場、小雜貨、園藝香料、衣飾甚至是蔬果,你可以盡情挑選卻又可以享受廉價到手的快感,而最常去的West End,就在布里斯本河畔,水果蔬菜是大宗,正適合採購必備糧食。沒有容易孳生細菌的肉類,或是菜販吵雜的叫價聲,只有在一片綠意中,空氣間和著青草味的優閒,愜意挑選商品的客人,爭奇鬥艷的花束,各式當季蔬果,陪主人同遊的狗兒,不約而同的提著環保購物袋 (Green Bag) 匯集成一道綠色支流。逛累了,來杯香濃的Latté配上西班牙大熱狗或是來球香濃的義式冰淇淋,在一旁的樹蔭下和大家席地而坐,閒話家常,看著牙牙學語的小朋友和狗兒玩耍,偶而仰望天空,飄來幾片雲朵,欣賞街頭藝人們的表演,洗滌了塵囂,彷彿也安撫了一週的辛勞。

滿載而歸的戰利品和身心靈的放鬆將為下一周做好最佳的準備。

back to P.1

  苦難角受難記          文/照片 Alicia
 
我心想應該只是簡單的"散歩" 穿上夾腳拖帶上一瓶水就出發了。
 



訂下Cape Tribulation (苦難角-因庫克船長1770困難航程而命名) 三天兩夜行程,主要是想遠離熱門大堡礁城Cairns觀光客氣息,沒想到還真遇到了意想不到的苦難….
 
 
享受了在熱帶雨林海灘小屋的悠閒後,看著旅店關於附近景點的簡介,決定到其中推薦的一段約二到三小時可完成的海岸線散歩, 主要概念是往北走到一棵大樹後,樹後會有一條通往海邊的路,接著往南走就會到旅店的海邊了,唯一要注意的是海潮時段,心想應該只是簡單的"散歩",穿上夾腳拖帶上一瓶水就出發了。

在地廣人稀的澳洲,許多地段因為人口稀少或是環境保護關係,,道路是沒有舖上瀝青柏油的,若不想靠雙腳的人就必須仰賴四輪傳動車通行,而 旅店以北就是附近最後一段柏油路的終點,人煙稀少。路途中,除了興奮地和兩輛經過身邊的車揮手外,沒有看到其他的同好同行,而說明書上的大樹後也沒有很明顯的路徑,害我還想說是否要枉顧"警告 內有鱷魚" 的牌誌,涉水繼續北上尋找另一棵大樹,忐忑不安地穿越樹後的小徑後,眼見到海闊天空讓我安心不少,坐在無人的海灘上,我還是抱著點期望等待著同好出現一起走下半段行程,十五分鐘後…沒有半個人出現…二十分鐘後…還是沒有,再不走就快要漲潮了!可惜沒人一起分享美景(其實是希望有人幫忙拍照),漫步於海灘上後發現通往下一個海灘必須要跨越一片石堆,小事情還難不倒我,到了下個海灘後,發現還必須踏過另一片石堆,只是感覺石子好像變大了,就這樣的模式過了幾個無人海灘後,漸漸感受到海灘越來越小片了,而碎石也漸漸從大石頭變成峭壁上的岩石了,看來今天海潮漲的比旅店資訊還要早,浪已經漸漸地沖上岸了,最後我也不得不像蜘蛛人一樣地攀爬在岩石上通行,深怕一個不留意就被腳下的海浪捲走,再也沒有悠閒的海灘漫步了,而是接近恐慌地跑步以及膽戰心驚地攀爬,心裡猛安慰著自己說"再過這片岩石就到了…再過這塊就到了…."

接下來..當然是沒有用手機尋求直昇機的救援,因為就算想也沒有收訊,除了一雙八百台幣的NIKE夾腳拖因為深陷岩石夾縫中而陣亡外,其餘的都完整地存活下來了,至今還沒有忘記終於到了旅店的海灘,看到第一個人那時的感動…,只是看著其他人在海邊悠閒地享受日光浴時,還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而自找罪受,也許整趟冒險也沒有真的那麼恐怖,多半是因自己估軍奮戰以及被片片岩山叢林遮蔽而不見未來所產生的恐懼,果然在陌生且無人的環境下想要來個單人探險還是要三思的,要不還是要具備一些原野求生技巧或是求救器材吧。

 
 

 

back to P.1

  德國的雞蛋           文 / 照片  tailuko
 
在德國買雞蛋也是需要一點學問的。



從超市買回來的雞蛋上面都會印有一組編碼。在蛋盒包裝上,也會附有這組編碼的說明。 說明的第一句話就開宗明義講 「雞蛋上面的code說些什麼?」 這組code可以分成三個部份,第一部份是數字 0-3,代表的是蛋雞的養殖方式:


0 =Ökologische Erzeugung 。代表雞蛋是由生態的方法製成。反正講到了生態,聽起來就很酷,一定是一種領先業界,獨創的養雞法。就像交通部的說法一樣,不管蘇花高的施工過程會對環境有多大的破壞,只要用了「生態」工法,一切都ok了啦!

1 =Freilandhaltung。露天放養的蛋雞,牠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養雞場裡東奔西跑。雞雞可以到處亂跑,想必蛋蛋也是很健康的喔!

2 =Bodenhaltung。這種蛋雞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們會被關在雞圈裡,但是至少牠們可以接觸到真正的地面,腳踏實地做雞(帥吧!做雞也是可以抬頭挺胸的!)。

3 =Käfighaltung。這種雞最可憐,不但被關在籠子裡,籠子還像樂高積木一樣一個一個往上疊。牠們腳下踩的,是冰冷無情的鐵網,樓上房客三不五時還會拉個雞屎到頭上。

  ↑ 雞蛋上面的編碼
 

   
 
編號的第二部份標示著雞蛋的生產國:DL是德國,BE比利時,DK丹麥…等。而編號的第三部份則是養雞場跟雞欄的編號。

其實以前買蛋時我也不會管那麼多,一樣一盒十顆,有些價錢差到兩倍,當然是挑最便宜的。但是自從看到一段關於3號雞養殖的影片之後,在買蛋時就開始會注意一下蛋雞的養殖方式。 右邊這段影片有些部分還滿噁心的,不建議用餐時間觀賞。

看完影片以後,深深覺得還是一分錢一分貨,知道蛋的來源之後,實在是也提不起勇氣去買便宜的蛋了。這就好像如果一座垃圾山上長了一顆芭樂樹,樹上結了許多大顆的芭樂,換成各位吃不吃?這種事見仁見智,有些人還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至少我不能。
 


蛋盒包裝上標示的編碼說明   

back to P.1

  陪我一起暈眩           文 / 照片  Rick
 



三十幾位褐色鐵燒人體,分別佇立在不同樓塔頂端,從倫敦南岸眺望長河,意欲失墜。

集體,高聳,漠然。

這異樣氛邪,给了頹然老城一些新的神話。

他們腳下是那看似無機實則無稽地佈滿蕪跡且由錯綜紛亂的不同建物結合成的巨型水泥體; 白日商業匯集,夜晚有Schubert的交響樂飄隱,或上演Gorky, Beckett的戲碼。它由劇場,電影院,音樂廳,學術機構,住宅,財團總部,商業巨廈組成,各種活動都在這醜陋巨蛹的包覆下蠕動。

從靈魂飽和的城市中心匍匐離開,沿著一座座巍立的醜陋橋樑撤退,來到開發遲緩的地域-河的南岸,那些人體選擇這樣的地點,在那巨物的高空,給自己一點暈眩,相當理想;水是有的,夕陽也美,風就在耳畔.只要一步,踏向空氣,就能得到一點速度。
 

引力將讓你在空中疾行,運氣好的話,你可以粉碎為煤煙,或,激起一陣波纹漣漪。



日前收到學校寄來的一封通知信。信上提到,最近出現在校園屋頂,以及周遭建築群頂的這些人體,其實並非什麼殉道或厭世的靈魂,只是雕刻師Antony Gormley的新作陳列。希望同學不要再緊張憂慮,(警局甚至已接到兩通從學校撥出的自殺報案)學校認為有必要對同學告知。請同學享受這些藝術作品,同時安心準備期末考。



嗯。是沒什麼好緊張的。


至少,有事,還有這三十具鐵燒人體陪我一起暈眩。

 

 

back to P.1

  李宜屏還是Betina Lee?           文 / 照片  Sisley
  
  我是李宜屏。這是我爸爸媽媽給我取的名字,是我身份證上的名字,護照上的名字,考卷上的名字…你若寄掛號信給我,收信人不是寫李宜屏的話我是收不到的。
 
   

I am Betina. Betina?
這個連word都沒有庫存資料的怪名字又是哪裡來的呢?

 


 

小時候去陳媽媽那邊上英文課,第一堂課的成果就是大家都要有個英文名字, 陳媽媽寫了一堆名字在黑板上,大家按照座位分配,我記得我表弟被分配到Sam,我表姊則是Darlene, 而我就是Betina. 那時候覺得他們兩個的名字都有點好笑,Sam,電影《喜宴》裡面男主角的gay boyfriend就叫做Sam,Darlene? Darling? 真好笑!(抱歉,我小時候的笑點比較低)至於我的名字— Betina. Why, I’ve never heard of this name before!雖然當時還是會被人家笑 Betina, banana…..但是我越來越喜歡這個名字,因為沒有人英文名字跟我一樣,而我就是喜歡跟別人不一樣。

我從來不覺得有個英文名字有什麼奇怪之處,向外國人介紹自己也自然而然都用Betina這個名字。

來到Warwick University 的第一堂課,教授要我們分組分享自己名字的故事,每個人都在一張海報上簽名,跟大家分享自己簽名方式,以及名字的來源背後有怎樣的故事。(只有我們Drama and Theatre Education才有那麼可愛的上課方式啦,cc)

我小時候曾經問過我爸媽,為什麼要給我取這個名字,那時候得到的答案讓我有點囧,他們說:因為心台怡,萍水相逢的萍太普通了,所以他們要取特別一點的(我心想,音不都一樣嗎?害我以後介紹都要說宜蘭的宜,屏東的屏)。 心裡閃過這些想法的瞬間,已經輪到我講了,我壓抑內心緊張(對,我越老越容易緊張>”<)在海報上簽了我的英文名字,同時也寫出了中文的名字。我講了補習班老師給我英文名字的由來,同組的台灣女生會心地大笑,必須介紹名字的故事時,我腦子其實一片空白,就隨便帶過說我的姓氏:李,是台灣很多人都有的姓氏,源自大陸的四川。

後來同組有位黑人女生提出一個問題:
‘Why are many Chinese people using English names instead of their original names?’

同組的Chinese speakers就開始以著一種接近勉強的口吻說:
‘Well, because it’s just easier for English speaking people to remember.’

另外有在台灣教書經驗的同學分享說:
‘In Taiwan, some children nowadays are called English names by their parents.’

老師問到我的時候,我當下的反應就是:
‘Well, I think Taiwan is more or less Americanized. We regard being able to speak English very important. And we start learning English at a very young age, and most of us are given English names when we started learning English. So it becomes a habit using our English names when we are speaking to English speakers.’
 

當下我覺得我的答案已經過得去了。

幾天過去了。在今天晚餐後,我跟印度室友和伊朗室友以及他們的朋友聊天,我們開始學習對方的語言,我教他們怎麼用中文自我介紹,他們也教我一些我絕對說不出第二次一模一樣的外語。洗碗的時候印度人就問我: ‘Betina應該不是你的中文名字吧?!’ 我心想:這是什麼蠢問題? ‘Of course not.’

  “What’s your Chinese name then?” 印
“Yi-ping.” 我
“Yu what?” 印
“Yi-ping!!” 我
“Yi-ping!” 印
“Good! Yi-ping.” 我
“Why don’t you use your Chinese name?” 印

Why don’t I use my Chinese name?
Why?
What kind of question is that?

I don’t know why.
But I have to say something.

接著我們大概爭執了快二十分鐘。他認為很多中國人或台灣人跟別人介紹自己都二話不說直接介紹英文名字,卻從來不提自己父母給的名字,他覺得非常非常奇怪。 我的辯解都稍嫌無力。當下我感到有點生氣,但是我知道他的論點沒有錯。印度人的名字就叫Thomas. 因為他們家族好幾代都是天主教徒,取一個英文名字是正常的,英文在印度是官方語言,一切理所當然。

他說我應該為我的中文名字感到驕傲,我有啊!我有感到驕傲啊!但是我為什麼在國外不用它呢?我習以為常的作法突然一切都變得有點荒謬。我生氣他無法體會當外國人總是用不標準的發音說我們的中文名字,那種感覺有多怪。而且當外國人叫我們的中文名字,他們還是用英文拼音的方式來發音啊。但是我無法否認一點,為什麼我們不先介紹自己的中文名字,再告訴他們說,你也可以叫我xxx呢?

其實叫我不同的名字,
在我心裡會感到一些微妙的差異,
李宜屏,
宜屏,
Lee Yi-Ping,
Betina Lee,
Betina.
這些微妙的差異是由於不同的經驗與環境造成的,
Somehow it makes me feel slightly differently about myself.


英語在世界各地都是一種很方便也受到普遍使用的語言,它更代表著一種文化的政治霸權。不少台灣人擁有兩本護照,當他們能使用比較 ‘方便’的那一本,相信沒有人會堅持要用台灣的護照。這就是我們不想面對,但又不能不面對的事實。

也許我們真的被 ‘美國化’ ‘英語化’了,它已經融入我們,不痛不癢地,根深蒂固地。

‘Hi!
My name is Lee Yi-Ping. Btw, I’m also known as Betina.
Which name do you like better?’

back to P.1

  去吧! 綠帽軍團!           文 / 照片  Ashley
雖然我討厭綠色,但我不得不同意黃綠相間的 Oakland A's,靠著海邊總有加州招牌藍天相伴的綠蔭 McAfee 球場真是非常漂亮。去年秋天我戴著 Chelsea 圍巾陪來訪的高中同學去看了場 Oakland A's 對 Boston Red Sox 的比賽,流著東岸人血液的我, 支持 Red Sox 是很自然的事(明明是紐約州,卻支持 Red Sox 而非 Yankees,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最後 Red Sox 以 0-9 慘敗,但其實我也不很放在心上。


 

上周末 Charles 從紐約來找我玩(他可是貨真價實的 Boston 血),系壘出身的我們,當然要一起去看一場 A's 的比賽。這次看的是運動家對克里夫蘭印地安人(Cleveland Indians,俗稱笑臉人)的比賽。我跟 Cleveland 無親無故,於是轉向支持本地的 Oakland A's。那場比賽 A's 從一開始落後到九局下半,在兩人出局、好多觀眾提前離場這樣看來絕望局勢下,Bradley 的全壘打追平了比分。正當我在想該不會要打到延長賽時,指定打擊 Jack Cust 的再見全壘打粉碎了印地安人兩個多小時的好心情。這樣的熱血讓我漸漸開始注意這支球隊,(當然一方面也是因為英超 06/07 賽季結束了, 沒比賽看有點空虛。) A's 板的輕鬆搞笑氣氛(跟 Chelsea 板有異曲同功之妙)以及 A's 導致一培養出好球員就被買走的可憐的財務狀況(Oakland Athletics 以在有限的成本打出漂亮的成績著名),都是讓我開始喜歡這支球隊的原因。




不過說真的,美國流行的運動怎麼都那麼拖時間啊?棒球中投手慢慢投會拖長時間就不用說了,若是一直沒人出局,一局可以無窮無盡地打下去。籃球也是可以暫停,一節的最後幾十秒可以打個好幾分鐘。美式足球更是出名的會拖,以下情景是活生生的例子


等著出門的太太 : (不耐) 你還要多久才看完啊!
沉迷於球賽先生 : (不耐) 再兩分鐘啦!
太太 : (不相信) 現實的兩分鐘還是美式足球的兩分鐘?
先生 : 美式足球的兩分鐘。
太太 : 果然…… #$!%@^%


足球就好多啦!大部份都是最多兩小時結束,除非很不尋常地踢到延長賽,但一般聯賽是沒有延長賽的。足球真是個非常適合忙碌現代人觀賞的運動啊! (心)
 

back to P.1

  陽光沙灘比基尼 - 聖地牙哥          文/照片 Jude
 
五月的最後一個Monday,是美國的Memorial Day。 神聖的日子,也是夏天即將來臨的第一個 long weekend。 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我們一行人就這樣來到了陽光,沙灘,比基尼的聖地 — 聖地牙哥。

位於陽光風情的南加州,聖地牙哥是加州的第二大城,也是生物科技的重鎮。不同於矽谷的繁忙與井然有序, 聖地牙哥展現的是一股青春洋溢的活力。 距離墨西哥只有一小時的車程, 使這個城市自然的融會了一股拉丁風情。 狹著美麗的海岸線,聖地牙哥是有名的觀光聖地,也曾被評為美國最美麗的城市。剛下飛機, 便可感受到這股氣氛。我想能在這邊工作,應該是件很幸福的事吧。

在風景宜人的海灘上晒太陽是件再幸福也不過的事了 ,尤其對我們男生而言,比基尼海灘是個吃冰淇淋的好地方:p。根據我朋友的說法,這裡的海灘實在太多了,為了美觀 ,也為了健康,這裡的人都有 work out的好習慣。加上老外的審美觀,覺得古銅色才是美的表現 ,跟台灣女生每天美白不一樣。這裡的人不論男男女女,都有曼妙的好身材。果然我不該以北加的生活習慣來安排我的健身 plan。這下跌股了XD。這裡的海岸線長且美,旁邊有腳踏車出租服務,迎著微風,心情也著放鬆了起來。

不過相較之下,我覺得老外比較會安排自己的休閒活動(我怎麼一直在別人的地盤叫人家老外-__-|||)。 即使在華人區,到了戶外,也很難看到我們東方人的蹤跡,似乎我們真的是習慣週末還是要宅在家裡。然後加州的海灘多半乾淨,景觀維護也投下了不少心力,四週也都有結合主題樂園,啤酒吧,主題餐廳,可以玩的水上活動更是花樣很多。讓人來到海灘真的覺得是一種享受,相較起來,我覺得台灣北海岸的水上觀光事業,似乎還有進步的空間。

晚上的行程是當地很有名的一間bar。為了享受一下上流社會的感覺,我們特別耍凱叫了一下limo service,也就是常常在美國影集裡看到加長型的轎車。不過其實價錢也好,來回半小時的車程加上門票,十個人分下來之後也不過三十塊美金而已,以這邊人的平均收入,也難怪clubbing會是美國人生活相當 common的一種休閒活動。在車子裡,裝潢得變像個小pub一樣了,閃爍的燈光配上美酒,是人生一大享受。隨著音樂,就這樣暫時忘卻平常的煩憂吧。


 
最後一天的行程是聖地牙哥動物園,就位於Baobao Park裡面。美國的大城市大多會規畫一個相當漂亮且具當地風情的公園。因此Baoba Park之於聖地牙哥就相當於紐約的中央公園及舊金山的金門公園。聖地牙哥動物園是世界級的動物園,即使我覺得台北市立動物園是個不錯的地方,還是不得不承認被電掉的事實。最大的賣點就是裡面有可愛的熊貓,這點就輸掉了。另外,這裡的動物真的是種類跟數量都多很多,在台灣絕種掉的雲豹跟梅花鹿都可以在這裡一見蹤跡,無尾熊也是一次一個大家族在這。有興趣的話,也可以享受餵長頸鹿的樂趣。

總之,聖地牙哥是一個非常值得去的城市。陽光,沙灘,比基尼,一個你可以徹底放鬆心情的好地方。

   

back to P.1


 
 


編輯簡短的話:
飄誌#2.1因稿擠(稿長:P) 故分上下兩集刊出。

下集請點此


聯繫:
winged.zine@gmail.com
 



 
加入書籤   
 其它更多書籤
furl Fiigo Google Bookmarks PChome YouPush del.icio.us digg 奇摩分享書籤 Yahoo! My Web Windows Live Favorites Technorati HEMiDEMi MyShare  
 
  

back to P.1

3 則留言:

Li 提到...

關於中文名和英文名我倒是沒有掙扎過
雖然很堅持使用中文名字
但老外真的不太會念 我等他們會念都要中風了
另外 我也覺得是民族性的差別吧
像日本人不都使用本來的名字嗎?
說到底 還是自我的認定比較重要啦!:)

opposite 提到...

我也覺得"自我認定"真的比較重要

像現在常常以BBS代號互稱好友的道理是一樣.. 我們也不會特別掙扎"一定要以中文名字稱呼對方"吧?

自己認同那個稱呼是最要緊的,沒必要為了老外唸起來順口而一定要取英文名字,但也沒必要因為自己是使用英文名字而感到什麼不妥.. 一點淺見 :)

p.s. Winged很好看!

匿名 提到...

The best accrete to of 90 day payday loans is you are also one of those Public you can take the advantages of this cash abet scheme. You do not need to accord this advance, it all and in need. [url=http://paydayloansurba.co.uk] payday loans with bad credit[/url] Being a short-term cash loan, you will have to hold meet any financial appulse suddenly. You have some of alternatives on how to work with this loan; it is algorismic to accouter on to will get instant assessed valuation up to $1500 within few hours. It is created all right definitely by getting amidst applying and action the dollars. It is short-term financial help where borrowers will be yours in alike 24 hours. Even if you are Schmerz from poor accept implicitly history, it is absorption rate by an ace ahead than air line bank loans or accept implicitly cards. payday loan A loan using acquaint obligations like TelAutography bills, cellular payments, appetizing store bills, avgas bills, ambulatory expenses, and so on.